• <em id="fgnx2"><ruby id="fgnx2"><input id="fgnx2"></input></ruby></em>
    <tbody id="fgnx2"><noscript id="fgnx2"></noscript></tbody>
    <button id="fgnx2"><object id="fgnx2"><menuitem id="fgnx2"></menuitem></object></button>
  •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舊文原創

    武山石嶺·彩陶文明·伏羲印象

    時間:2021-03-18 16:27:35   作者:

     

     

    雙耳鯢魚紋彩陶瓶

     

      漆子揚

      人文始祖伏羲生活在距今約六七千年前,以今天水、甘谷為中心地域的古成紀地區,史前文明的石嶺下類型彩陶紋飾蘊含著伏羲氏的文化遺跡。石嶺下類型彩陶距今約5500年左右,1947年由考古學家裴文中首先發現于甘肅武山縣城西郊的周家石嶺村。

      據郎樹德、賈建威所著《彩陶》記載,裴文中一行在渭河流域的天水、甘谷、武山發現彩陶遺址39處,在西漢水流域的西和、禮縣、成縣發現彩陶遺址24處。這是中國學者第一次對甘肅境內史前文明的考古調查。1976年,甘肅省博物館、北大歷史系考古專業運城考古發掘隊在編寫《從馬家窯類型駁瓦西里耶夫的“中國文化西來說”》一文時,首次提出“石嶺下類型”這一新的文化名稱,地層迭壓關系和碳十四測定結果,都證明石嶺下類型是介于廟底溝類型與馬家窯類型之間的一種古文化遺存。

      石嶺下類型彩陶精品有武山傅家門村和甘谷縣石坪村出土的兩件鯢魚紋彩陶瓶,此外尚有1978年在甘肅禮縣石溝坪出土的“變體鯢魚紋彩陶瓶”。

      傅家門的人面鯢魚紋彩陶瓶,現藏甘肅省博物館,1958年發現于武山馬力公社傅家門村。高18.5厘米,鯢魚身子蜷曲,尾巴上翹,人面雙眼圓睜,嘴巴寬闊,頜下有須,腹部肥大,前兩肢張開,紋飾為網絡狀,線條流暢,布圖對稱,頭部線條較為粗壯,創作者有意識突出表現鯢魚的頭部圖飾。鯢魚,天水一帶稱娃娃魚,先民視作神物。傅家門彩陶上的鯢魚圖像將鯢魚人格化為人間的神靈,并將代表風、雨、雷、電的龍蛇,與代表人的智慧的人首相結合,反映了先民天人合一的認識觀念。這件彩陶瓶和甘谷縣石坪村出土的雙耳鯢魚紋彩陶瓶,與《山海經·海內東經》、唐司馬貞《補三皇本紀》等典籍記載的“龍身人首”的伏羲形象完全一樣,學術界普遍認為人面鯢魚是人格化的人首龍身或人面蛇身的伏羲形象。

      傅家門史前文化遺址約1200平方米,位于今武山縣馬力鎮傅家門村村北。1958年甘肅省博物館普查文物時首次發現,1981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甘青工作隊又進行了復查,確定為馬家窯文化古遺存。

      據趙信《甘肅武山傅家門史前文化遺址發掘簡報》(以下簡稱《簡報》)記述,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遺址清理出石嶺下類型、馬家窯類型、齊家類型房址11座、窖穴14個、墓葬2座、祭祀坑1座,石、骨、陶等器物近1000件。屬于石嶺下類型房址3座;墓葬l座,為長方形豎穴土坑墓,隨葬品有殘陶盆和獸骨等;祭祀坑1座,長方形,葬有彩陶盆、鵝卵石;生產工具和裝飾品共出土200余件,有石斧、石鑿、石刀,骨錐、陶紡輪等;泥質紅陶占多數,有缽、盆、瓶、甕、缸、盂、鍋、甑;紋飾多變體鳥紋、三角紋!逗唸蟆氛J為:這一批以鳥紋為主的彩陶和石嶺下出土的彩陶完全一致,紋飾、器型與甘谷灰地兒同類型風格雷同。

      傅家門遺址中還發現了彩繪和捏塑結合一起的人面圖案,如人面彩陶瓶,瓶口半側唇部壓成鋸齒狀象征發際,頸部塑繪半個人面,鼻子隆起,鼻孔雕成圓孔狀,彩繪柳葉形眉,圓形眸。發現帶有陰刻符號卜骨共6件,有陰刻{形符號、S形符號、一形符號,卜骨背面有燒灼的痕跡,應是占卜祭祀的實物。謝端琚《中國原始卜骨》一文考證說這“表明距今約5600年的馬家窯文化就出現了占卜習俗”,填補了馬家窯文化的空白,也為研究文字的起源提供了新資料。

      傅家門村墓葬、祭祀坑的陪葬物品反映了榜沙河流域先民六千年前后的風俗習慣。由于缺乏文獻記錄,我們只能對三種符號進行推想。卜骨S形符號應是伏羲陰陽魚太極圖的簡體形式,符號整體美觀對稱,可能是先民記錄占卜吉兆信息的標記。{形符號,上下對稱,但整體缺乏對稱的穩定性,大概是先民記錄兇兆的符號。一形符號,平穩簡單,可能是占卜結果沒有吉,也沒有兇的符號,也可能是先民記錄數字的符號,透視出先民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認識。據趙逵夫考證(《八進位制孑遺與八卦的起源及演變》),陶器上的繩紋是古人結繩記事的產物,也是八卦中陽爻“——”、陰爻“— —”的來源。這一切無不和伏羲創立八卦密切相連,我國占卜的歷史也因此提前了數百年。

      傅家門出土的人面鯢魚紋彩陶瓶和半面人彩陶瓶,以及大量變體鳥紋、渦形三角紋彩陶,見證了渭河流域以天水、甘谷為中心地區的伏羲文化在武山榜沙河流域的印跡。遠古時期人類面臨的最大災難莫過于洪水,于是先民創造了女媧補天神話。生活在這一地域的先民常常遭受洪水的威脅,他們真誠地期望有一位英雄能夠控扼暴雨雷電保護人類,祈求自然認知中雷神的庇佑,因此將代表風、雨、雷、電的龍蛇,與代表人意的“人面”相結合,創造了通曉人情的“人首”與通達天意的“龍身”相結合的伏羲藝術形象,擬喻伏羲為雷神之子,體現了先民超理性的理想主義熱情和樸素稚嫩的天人合一的認知觀念,這是人類和自然契合對應的情感自覺。鐘曉燕《石嶺下類型及文化價值》考述說,“人格化的鯢魚紋被認為是龍身而人頭的伏羲氏的雛形,表現了中華民族始祖神的原始面貌”。

      武山地區人面鯢魚紋彩陶出現的階段,是母系社會向父系社會過渡的階段,距今大約六七千年,與石嶺下類型文化年代大體相當。伏羲出現在這一時期,并非歷史發展的偶然,正是他帶領先民開始步入父系社會。

      傅家門遺址中石嶺下類型石斧、石刀等工具的出現,標志著本地區農業耕作技術的進一步提高。令人驚喜的是,2000年寶蘭鐵路二線施工時,在武山洛門發現西旱坪遺址,出土了大量大地灣文化一期的陶片,距今大約7800年,說明大地灣文化的分布范圍已接近渭河上游地區。再次證明武山境內的史前文明的文化層從大地灣一期、半坡類型、廟底溝類型、石嶺下類型、馬家窯類型、齊家類型等傳承有序,從未阻斷,而且石嶺下類型具有承上啟下的重要的紐帶式文化意義。

      在武山周家石嶺、傅家門、西旱坪遺址之外,近年來武山南部的灘歌、四門等地區也出土發現了石嶺下類型彩陶。灘歌地區出土的陶器主要分布在較為暖和的北部山區,充分證明在距今約6000年前,灘歌就已經有高度成熟的彩陶文明。

    (甘肅質量信用網)

    主辦單位: 甘肅工合質量信用評價中心 甘肅省工業合作協會 備案號:隴ICP備170044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1905號

    聯系電話:0931-4128982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廣場南路統辦一號樓
    技術支持蘭州點石網絡    空間支持:蘭州宏瑞數據   


    朋友網站:蘭州睿邦網絡科技 種子機械